Apple Watch之前,是马车时代

其实这篇文章应该在一个月之前就写了,然而由于太懒一直拖到现在,直到今天发现Apple Watch都已经开始预订了。相对于一个月之前,现在写下这篇文章的意义(假设有意义的话)至少缩水了一半。这就是拖延症的代价。
对于Apple Watch是否真的会像Apple其他的产品一样成功,我发现存在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况且我连使用体验都未曾有过,所以我无法做出一个发自内心的预测。但鉴于很多人并不看好这块看上去一点都不惊艳的新产品,我想尝试着从看好Apple Watch的角度,去预想它的未来。也就是说,如果Apple Watch成功,会是因为什么?

Apple Watch首先是非同寻常的

虽然『智能手表』早已烂大街,Apple Watch仍然是一款非同寻常的产品。我觉得与其将其看作『手表』,不如先认定它是『手腕上的机器』。它跟别的手表或者智能手表的不同之处在于:

  1. 它能替代手机做很多事情(甚至能刷朋友圈?)
  2. 它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沟通方式:给对方轻敲一下、画个心形、传递心跳……
  3. 它提供了多达38种款式……
  4. 它来自苹果

所以,无论Apple Watch成功与否,它首先是非同寻常的,无论是跟竞争对手相比,还是跟苹果自家的产品比(38种款式啊)。
所以,即使你不需要手表或者你发现类似Moto 360的智能手表并不适合自己,这也并不能代表你不需要Apple Watch。

想想iPad

一直觉得,最适合跟Apple Watch对比的,其实是iPad。它们身上都流淌着Apple的血液,它们都在试图满足『弱需求』,它们都是异类的屏幕尺寸,它们都让人产生『呵呵手机和电脑都有了我才不会买这种玩意』的想法。

而iPad成功了——虽然这并不能证明Apple Watch也会成功,但是能帮助你理解下面所说的。

人终究是懒的

手机可以做到的事,为什么还要在手表上做?
支付宝刚推出移动版时我就觉得很奇怪,既然电脑上可以这么方便地付款或者转账,为什么还要在手机上用?我又不是经常走在路上逛淘宝买东西。可是如今,在电脑上买东西来到支付页面的时候,我都会停下来然后默默地打开手机上的支付宝继续支付。为什么?因为我懒得在电脑上输入我的复杂冗长的支付密码。
同样的问题还有:电脑的屏幕那么大,为什么还要在手机上看视频?手机上也可以玩游戏啊,为什么还要多买一个iPad?
人总是喜欢让自己更舒适。哪怕一点点。
人总是喜欢偷眼前的懒。哪怕一点点。
iPad明白这一点,Apple Watch也是。可以想象得到,几年以后街上走路的年轻人不再低着头盯着手机屏幕同时双手在快速地打字,而是抬起手腕,望着前方,说出要回复的话,眼神中带着微笑,同时还可能在想象着自己是电影中帅气的便衣警察;可以想象得到,几年以后人们把iPhone放到背包里边,不是万不得已都不会拿出来;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那时候你问一个用手表看短信的人为什么不在手机上看,他会悠悠地跟你说,『懒得点亮屏幕』。
更重要的是,Apple Watch是可以陪伴我们一整天的机器。这里有一张图,来自Lukew的博客。

相对于手机、电脑、平板、游戏机等其他设备而言,Apple Watch是『Always visible, always on』。换句话说,这块你现在认为不痛不痒的手表,可能会成为几年后你最亲密的硬件设备。它将会是我们最方便唤醒的设备——这一点尤其重要。

未曾有过的沟通方式

还记得Yo吗?那个只能『戳』一下对方的应用,那个募集到100万美元投资的应用。事实上,手表是最适合使用Yo的平台——而Apple Watch可以说是内置了这一个功能。
除此之外,勾勒线条、传递心跳,这些功能都有一个共同点:轻量。

我非常看好这几个小功能(事实上很多人都很喜欢,甚至为了这几个功能去买情侣表)。因为这种沟通满足了人的另一个喜好:不要负担。所有人都有过不知道怎么结束跟另一个人的对话的烦恼,以至于『呵呵』一词被用坏了。对话作为一种社交活动,蕴含着人们非常复杂的寄托,比如塑造社交形象、联络感情等等,而这些都会带来心理负担,比如你有时会担心跟ta说『哦』会显得自己很不礼貌。而在Apple Watch上,你可以最大程度地免除这些负担了。
我相信会有很多人宁愿在Apple Watch戳一下也不愿打开手机发一句『嗨,你头像又换了耶』。

不会让人失望的用户体验

事实上很多产品的失败在于执行力的缺位。而Apple Watch不会让人失望。
《连线》前几天发表了一片文章叫作《The Invisible Design Behind the Apple Watch’s Many Faces》。

而看起来Dye最着迷的是Apple Watch的一款表盘,称为Motion,在这里你可以设置显示出一朵花的绽放。每次你抬起手腕,显示出的都是不同的色彩和不同的花朵。这不是CGI动画。这是实物照片。
“我们拍摄了这些素材,”Dye说,“动感表盘上的那些蝴蝶、水母和花朵都是拍摄出来的。所以花朵的绽放过程要用缩时摄影来拍。我记得最长的一朵花了我们285个小时,拍了超过24000张照片。”

Apple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的意义在于,能保证每一个产品概念发挥出最大的潜力。想想如果第一个想到去做iPhone的企业是微软、诺基亚或者联想,他们真的能引爆智能手机的市场吗?

拭目以待

我又想起了那个老掉牙的典故:

亨利·福特说:我当年去问顾客他们想要什么,他们肯定会告诉我:“一匹更快的马”。

其实很有可能,我们就是只想象着马车的顾客:『汽车?这么贵而且还可能在路上熄火走不动?』我们平时经常说的用户需求、使用场景,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新事物面前,往往显得非常苍白。我们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观望,或者剁手体验一番了。
从时间上来看,如果Apple Watch真的令人满意,那么我们大概会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那时买了Apple Watch的人还可以不穿长袖)经常在电梯里遇到抬起手腕拨动表冠的年轻人。
而什么时候才可以确定Apple Watch成功了呢?我想等到我们开始讨论Apple Watch 2的时候应该差不多了。
Apple Watch真的会终结『马车时代』吗?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