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的潜质

我发现输入『Smartisan』要比输入『锤子』需要多摁4次键盘,所以本文一律采用『锤子』指代这家小厂商。
这个时候谈起锤子是因为前些日子Smartisan T1获得了iF金奖,加上我很久之前就有关于锤子的一些看法未曾公开表达。

先说iF金奖

客观上来讲,iF金奖的含金量是足够高的。这里不作具体阐述。获奖这件事虽然不能说明太多,但至少能说明,T1的设计水准是受到设计业界认可的,甚至说这是世界一流的水平也不为过。
而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锤子的名声自从T1产能出现问题之后一落千丈,却在获奖之后改善了不少。知乎上有一个相关的讨论,其中一个蛮受欢迎的回答是:『我为我当时脑残地不分青红皂白地骂锤子表示道歉。』(希望答主不介意我在此转载)事实上像这位知乎用户一样的人太多了,他们曾经不假思索地跟风诋毁这家小厂商,即使他们未曾接触过锤子手机。
这样不太好,无论是对于锤子,还是对于他们自己。我希望人们的立场都是经过认真思考的。可惜《乌合之众》告诉我们这不太可能。坦白说,在知道T1获奖之前,我虽然一直认为锤子充满潜质,但远没有现在这般肯定(所以我也不过是一颗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扁平化潮流的赢家

对,锤子是扁平化潮流的赢家,而且可能是最大的赢家之一。
如大家所见,在众多手机厂商的操作系统或者定制Rom中,Smartisan OS是唯一不为扁平化潮流所动,依然坚持拟物化设计的。表面上看,锤子终将被时代抛弃,毕竟扁平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但实际上所谓的未来仍然『未来』,也就是说,能把拟物化抛弃的时代离我们还远着。
我曾经以为人们的审美会受到大潮流的影响,而逐渐以扁平为美、以拟物为陋。现在再回头看iOS 6的界面,人们通常会感到惊讶,因为无法理解当初为何会觉得它细腻优美。要知道,这种审美上的变迁在历史上反复上演(对,善变的不只有女人的心,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善变的)。有意思的是,今天我们再看Smartisan OS的界面却发现,虽然同样是拟物化风格,它甚至依然能令人惊艳。

仔细对比两者的界面,你会发现,尽管布局一样,尽管都有阴影和高光,Smartisan OS的界面元素间有更大的呼吸空间,有更纤细的字体,有更素雅的配色。这是为什么我们的双眼仍然会青睐拟物化的Smartisan OS——在视觉设计层面上,它与最前沿的扁平化设计依然是殊途同归的。至少在手机这个载体上,人们不会认为拟物化就是丑的,只有丑的才是丑的。拟物化同样可以是美的。
我还曾经以为,不管锤子把系统界面做得如何精美,早已『拍扁』的第三方应用都会显得突兀而导致整个系统不伦不类。后来我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因为手机的屏幕终究有限,单应用窗口永远能提供最好的使用体验。因此在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沉浸』在一个界面中,无论这是一个拟物化风格还是扁平化风格的界面(顶部细长的状态栏不会有明显的风格倾向)。现在的问题是,在不同风格的界面间切换是一件突兀的事情吗?我们不妨做个测试:拿出你的手机,打开2048,打开Flappy Bird,打开Monument,然后回忆一下,打开这3个游戏中的哪一个会让你觉得异常突兀?
好吧,我知道你手机里不会同时装着这3个游戏。我想说的是,当你在不同的应用间切换时,你的工作思维其实也在切换了,你不会因为两个界面的风格非常相似而觉得切换得顺滑,也不会因为两个界面的风格迥然相异而觉得踉踉跄跄。
而最为重要的是,在这场潮流开始以后,锤子一夜之间成了唯一一家坚持拟物化的厂商。『唯一』——在所有人都在追求差异化的今天,这是一个极其珍贵的定语。而锤子似乎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想象一下,当全世界都是扁平规整的色块、大大小小的文字时,你身边的朋友突然叫了一声:『你看!这里的秒表居然真的是一块秒表!』

他们相信用户体验的价值

我恰巧关注了锤子的一位产品总监的微博,@朱萧木。他的一条微博令我印象深刻:

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最终的选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选择的过程。如果这样一个图标的问题值得他们花费一个晚上去争论,还有什么问题会被敷衍?他们相信用户体验的价值,而且是深信不疑。
我从一开始就期待锤子能够成功,一是因为锤子里边有一些我欣赏的员工,二是因为我希望看到用户体验设计的胜利。说实话,如果一个吹毛求疵般地雕琢用户体验的厂商失败了,我会十分失落。

不同且可能更好

“So much of our manufactured environment testifies to carelessness,” Ive says. Things are “developed to be different, not better.”

摘自最近纽约客对Jonathan Ive的报道。
Ive还说过一句话:It’s very easy to be different, but very difficult to be better.
在我看来,在实际的设计活动中,即便是修修补补的改良设计也比『为了不同而不同』的重设计要好。我甚至觉得后者会显得设计者很狼狈。而最理想的姿态应该是,为了更好而不同。我第一个想到的例子是戴森的无叶风扇。
正如Ive所说,这很难。我觉得锤子也还没有做到,不过他们做到了『不同且可能更好』。
在锤子所作出的新设计中,虽然大部分是见仁见智的,但你会很容易被挑起兴趣——『咦,这有点意思。』,甚至会很快地被说服。比如我现在就相信了下面这种锁屏方式是我所见过的最为优雅的一种:

不同且可能更好,虽然没有做到革命式的创新,却提出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形态。锤子描绘了一个我们未曾体会过的世界,而且它看上很值得我们探索。

所谓潜质

我只说了锤子的好。连我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是否在写软文。
其实我无非是想表达一个看法,纵然现在看起来令人堪忧,锤子的未来太有想象空间。也许我没有说清楚为什么上述几点就能说明锤子的潜质,但无所谓。
我只是比别人更加相信格调的力量。

版权声明

文章题图来自截图,其他配图加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