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中的『识丑』

这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但我仍然想要梳理开来。

问题、选项与选择

认同『设计的本质就是解决问题』这一观点应该不会很令人为难。的确,对设计的本质的理解可能有多种多样,但是这个算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如果开始细想,我们会发现,这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同于数理化中的步步演算,也不同于政史地中的分段阐述,而是依据问题尽可能地列出选项,然后做出选择。所以严格上讲,设计师同时也是半个命题者,在这个过程中他给自己出了一道选择题。可以这样认为,设计流程中的所谓『头脑风暴』其实就是在列出选项,而『概念筛选』就是做出选择。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获取问题-列出选项-概念筛选』在整个设计过程中是一段循环语句,也就是说,设计师会不断地遇到新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由最开始的问题分解而成的)。
换句话说,设计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列出选项然后做出选择的过程。
那么对于『怎样做出一个好设计?』这一问题我们现在有了一个不错的回答思路。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好设计的诞生取决于以下因素:

  1. 获取关键的问题
  2. 列举足够多而好的选项
  3. 做出合适的选择

被忽略的『识丑』

而我接下来要讲的『识丑』其实就是关于『如何做出合适的选择』的一个思考。
我们常常会说设计师的审美能力非常重要,所以要做好设计就要提高自己的审美水平。这样的说法并没有错,但由于审美是美学中一个涵盖面非常广的词语,我们有必要对其进行提取分析,否则容易出现理解的偏差。

至少我是有过理解上的偏差。我曾经以为设计师的所谓审美能力好就是从蒙娜丽莎的微笑中看出了韵味,从博朗的收音机中听出了精致,从蒙德里安的画中感受到了秩序,从滑动解锁中体会到了诚意……诸如此类,也就是拥有一把度量美的标尺,能知道什么是美的,不妨叫『识美』。之所以说这其中有所偏差,是因为我发现设计师的审美能力不仅仅包括对美的辨别,还应该有对丑的辨别,所谓『识丑』。
兴许会有人不以为然,因为美与丑只是同一概念的不同样式,如果知道了什么是美,那也必然知道什么是丑,就像知道一张图的透明度后必然可以知道它的不透明度。但我始终认为跟美一样,丑也是有其标准的,而如果一样事物既不符合美的标准也不符合丑的标准,那么它可以说是『平庸的』。
另一部分人不以为然的理由是,这些令人蛋疼的纠结实在多此一举,因为我们即使不知道『识丑』这一回事,也会在设计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应用这种能力——这种能力是审美能力的一部分,我们不会缺失。而我个人认为,梳理分析一些似乎显而易见的道理有着不同寻常却往往被忽略的意义(将来我会尝试阐述这个观点)。另外,我们今天讨论『识丑』并不是因为我们缺失这种能力,而是因为我们低估了它以至于很少主动地去应用它。

『识丑』的关键意义

如果说『识美』是为了做出让设计成果尽可能变好的选择,那么『识丑』就是为了避免做出让设计成果变坏的选择——这里不仅仅包括不做错误的选择,还可能包括『放弃所有选择而回头继续列举选项』——这也是『识丑』的关键意义。比如我们正在设计一款智能手表,处于造型选择的阶段。目前的选项有很多,有圆的、方的、六边形的、菱形的表盘,有流线型的、链条型的、扁平型的表带,有棱角分明的也有圆润光滑的。这时候,『识美』的能力可以帮助设计师分辨出好的选项有哪些和最好的选项是哪个。而假如其中最好的选项其实也存在一些问题,『识丑』的能力将帮助设计师判断这个已经是最好的选项是否存在『无法忽视』的丑陋。如果是,那说明设计师需要回到上一环节也就是要推翻所有选项而后重新列举。
说到这里,我们发现其实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阐述这个问题。与其说『识丑』是一种能力,不如将其看作一种意识。因此设计师的审美能力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辨别的能力,一是否决的意识。
令人遗憾的是,如之前所提到,在实际的设计行为中,很多人会低估了『识丑』的意义以至于没有去尝试否决。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常说的『将就』(一加手机的宣传语『不将就』就是在试图告诉消费者他们有极致的设计。注:此处非广告)。

另一方面,『识丑』反映着设计师的品位。我认为,人的品位并不体现在他喜欢的事物,而在他讨厌的事物;不体现在他接受的事物,而在他拒绝的事物。而『识丑』就是一个试图拒绝的过程。一个拒绝拟物化的设计师和一个不拒绝拟物化的设计有着非常明显的品位差异。

《乔布斯传》书摘

最后,摘录《乔布斯传》里的片段。这可能是我对全书印象最深刻的一部分。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辗转反侧,只因为纠结于该不该放弃某个似乎已经是最适合的方案。
所以设计师总是痛苦的。但设计总是快乐的:)

第三十五章 iPhone 三位一体 设计
在许多重大项目上,如《玩具总动员1》和苹果专卖店,乔布斯都会在其接近尾声的时候叫停,要求作出重大修改。iPhone的设计过程也逃不开这个命运。其最初设计是将玻璃屏幕嵌入铝合金外壳。一个周一早晨,乔布斯走到艾弗跟前说:“我昨晚一夜没睡,因为我意识到我就是不喜欢这个设计。”这是自第一台麦金塔问世后乔布斯最重要的产品,可他就是看不顺眼。艾弗瞬间意识到,乔布斯说的没错,于是很沮丧:“我记得自己当时感到非常尴尬,因为居然要等到他来发现这个问题。”
问题在于,iPhone的重点是屏幕显示,而他们当时的设计是金属外壳和屏幕并重。整个设备感觉太男性化,太注重效能,是一款任务驱动型产品。“伙计们,在过去9个月你们为了这个设计拼死拼活,恨不得杀了自己,但是我们要改掉它。”乔布斯告诉艾弗的团队,“我们要没日没夜没有周末地工作,如果你们愿意,我现在就给你们发几把枪,把我们全干掉。”然而团队成员并没有迟疑,同意修改。“这是我在苹果最值得骄傲的时刻之一。”乔布斯回忆说。
新的设计出来了,手机的正面完全是金刚玻璃,一直延伸到边缘,与薄薄的不锈钢斜边相连接。手机的每个零件似乎都是为了屏幕而服务。新设计的外观简朴而亲切,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而这也意味着,必须重新设计制作手机内部的电路板、天线和处理器,但是乔布斯认可了这种改动。“其他公司做了这么长时间可能都已经发货了,”法德尔说,“但是我们按下了复位键,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