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设计的意义

Image Title

亨利·福特说:

我当年去问顾客他们想要什么,他们肯定会告诉我:“一匹更快的马”。

概念设计的意义

概念设计的意义在于,让人们知道他们除了马,还可以有汽车,乃至飞机。这里的“人们”不仅仅是消费者。事实上,至少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概念设计的目标群体并不是消费者,而是那个时代里掌握着技术、财富等资源的一群人。对于他们来讲,一个合适的发展方向决定着未来地位的兴衰。虽然寻得一个“合适”的发展方向有很多种途径,但无非就是列举出尽可能多的选项,然后用尽可能精确的评估模型去进行筛选。而概念设计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命题者:为这个时代列举选项。

我对概念设计有着非常明确的敬畏。不过不同于对大自然力量的敬畏,也不同于对上帝、佛陀的敬畏,这种敬畏源自于理性认识之后的信心与期望。在大多数时候,概念设计与我们之间的距离被高估了,而且是很大程度上的高估。摩尔定律开始只是针对存储器芯片的,但现在人们发现,科技相关的很多方面似乎都在遵循着摩尔定律。历史告诉我们,技术的增长模型是指数型的——不妨试想一下互联网出现前后人类生活的差异。互联网出现之前人类可能要花费200年来让信息传输便利性(假设这可以量化)提高一倍,而互联网出现之后的短短二三十年里,且不说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迁,单是带宽就已经提升了不止十倍。因此未来技术的发展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迅速很多,而我们认为离我们太远的概念设计可能在下一个十年就会出现。

Image Title

尽管如此,我对概念设计的敬畏始终以中立为基础而不带有任何褒贬的色彩。我似乎只是一直像个路人甲站在一旁,不悲不喜地观望。我的这种态度非常有可能是过于偏激的,因为它是建立在“很多概念设计都是为了概念而概念”这样的认识上——不过现在我们暂且不追究这种态度正确与否,我想先谈一下“为了概念而概念”。

为了概念而概念

Image Title

Dieter Rams的设计十诫中第1条是“好设计是革新的”。

但设计的革新总应与技术的革新相连,永远不要为了设计革新而革新。

这里的“为了设计革新而革新”其实就是我说的“为了概念而概念”。我对这种行为的解读是“将天马行空的设计方案寄托在单薄的技术设想上”。举个简单的例子,在设计一个能提醒人喝水的杯子时,我的方案是:给杯子加上脑电模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通过脑电波提醒用户去喝水。显然,这是一个概念设计;这个方案首先设想脑电波技术已然成熟,然后利用脑电波技术去提醒用户。

Image Title

诚然,说不定未来的生活就是这样,但是我依旧认为这是一个过于造作的概念设计。主要的原因有两点:首先,对设计师而言,这个方案体现不出设计能力、设计思想,设计师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错过了很多很重要的内容,包括处理各个系统要素之间的联动关系;再就是,这个设计是概念设计,但是没有发挥概念设计应有的作用,它对这个时代没有充分的指导意义,因为脑电波技术早已经提上日程,而且它在这里的应用也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方式。

概念设计的最佳形式

当然,上面所说的概念设计为这个时代多列举了一个选项,不能说它是无用的。我只是不提倡这样的概念设计。我所认同的概念设计有着相对完整的世界观,建立在相对严谨的科技逻辑之上——对,这似乎在讲一个科幻故事。不过对于设计师个人而言,科幻故事反而并不怎么合适,更合适的是针对崭露头脚的新技术进行整合、演绎,然后付诸一种革新式的应用。我认为在这样的概念设计流程中设计师能有更丰富的体验。

也许可以有一种针对概念设计的最佳形式的评判标准:如果你能从中感受到设计的魅力,那么你在做对的事。


设计随想栏目分享设计相关的观点,形式篇幅不定。关于文中的观点,欢迎与我交谈。